歡迎光臨青州旅游網!

首頁>關于青州>關于青州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山東的青州市是中國古代的九州之一,更是九州之首。數千年來,作為歷代軍事重鎮、商貿中心,在青州這塊富庶的土地上,演繹了許多波瀾壯闊的歷史故事。如周成王滅奄建齊、南燕國建都廣固、南北朝軍閥鏖戰、明初徐達平定青州等等,這些發生在青州的事件,都給中國歷史發展的進程以重大影響。
已有61人閱讀

發布日期:2020-06 -05 15:25:10

(部分圖片內容來源 :《青州龍興寺佛教造像藝術》,編輯:何良慶)

  山東的青州市是中國古代的九州之一,更是九州之首。數千年來,作為歷代軍事重鎮、商貿中心,在青州這塊富庶的土地上,演繹了許多波瀾壯闊的歷史故事。如周成王滅奄建齊、南燕國建都廣固、南北朝軍閥鏖戰、明初徐達平定青州等等,這些發生在青州的事件,都給中國歷史發展的進程以重大影響。

  青州7000年的發展史,特別是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優秀傳統,成為促進青州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重要因素。青州文化作為歷史的存在,已經深深地沉淀在青州人民的血液靈魂、心理結構、價值體系和行為模式之中。7000年的發展史,可以說輝煌絢麗,歷朝歷代地位高、作用大,社會經濟與文化一直處于領先地位,為建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青州的不斷騰飛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和雄厚的經濟基礎。

  青州市現在雖然是一個縣級市,但由于青州的歷史文化影響,它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在山東省卻是很大的。1376年以前,青州一直是山東省的省會,1376年以后它的地位才逐漸下降成為一個州,到民國時期,才變為一個縣,叫益都縣。特別是在宋朝時期,青州在四大名著中皆有非常輝煌的歷史記載。每次提到青州博物館,那可是全國享有盛譽。館內現存文物有兩萬多件,是中國規模最大、收藏文物最多、門類最全的縣級博物館,有“小大博物館”之稱。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尤其是館內所藏龍興寺佛教造像,自1996年出土后就引起轟動,是20世紀佛教藝術考古最重要的發現之一。這批造像數量巨大、種類繁多、雕造精美、彩繪富麗,獨具特色。一尊尊佛像造型變化多端,表情惟妙惟肖,有的沉靜安詳,有的慈悲含笑,隔著時空,撫慰眾生。

  龍興寺這些造像到底好在哪里?有什么與眾不同之處讓他們如此珍貴?

  今天就來細細解讀。

  一、千年窖藏,震撼世人

  1996年10月的一天,青州市一所學校操場施工現場,工人們發現了窖藏的大批佛教造像。考古專家進行了搶救性發掘,這是一些被毀壞的殘缺的造像,經過專家的修復和拼對,佛像的總數有400余尊,時間跨度從北魏至北宋,他們一面世便震驚了世界。

  北齊思惟菩薩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青州,為我國古九州之一,“海岱惟青州”。自西漢至明初,這里是山東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中心。同時也是佛教文化中心,所以遺留下了龍興寺大量造像。

  據史料記載,龍興寺經過南北朝到隋唐的發展成為青州地區最大的寺院。這些造像是龍興寺前期造像風格的體現,也是研究山東佛教藝術極為珍貴的資料。

  殘缺的美。心中卻也隱隱的疼。他們遭遇了什么?為什么會被毀壞呢?這一問題一直困擾著考古學家。

  南北朝時代,社會動蕩,佛教在中國得到空前發展,北魏時,石窟造像大規模興建,龍興寺的佛像大部分是這一時期建造的。

  北齊菩薩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發掘現場考古專家在造像的頂部發現了一些葦席留下的痕跡,說明當時掩埋的人很小心謹慎,據推測,很有可能是一些虔誠的佛教徒舉行了掩埋的法會將這些毀壞的佛像重新掩埋

  何年何月為什么對佛像進行了殘酷的損毀呢?專家認為有幾種可能,一是這些佛像毀于滅佛運動。歷史上曾有四次比較嚴重的滅佛運動,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后周世宗。二是北宋末年金兵入侵,佛像毀于戰火。據記載,金兵在三年之內,五次攻打青州。在青州正覺院遺址一塊碑上記載,在1166年,金兵入侵青州,龍興寺被毀。至于真正的原因還有待考證。

  二、獨特的藝術價值

  龍興寺佛教造像獨特的藝術魅力,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把握:

  01. 數量大、造型豐富;鏤刻精妙、工藝特殊

  龍興寺佛教造像有陶、鐵、泥、木、石雕,以青州所出的石灰巖石雕為主。品種齊全,有背屏式造像、單體圓雕佛像、單體圓雕菩薩像、羅漢像、供養人像等。

  這些造像雕刻精美,是一些無名藝術家的上乘之作,雖然遭遇破壞,但仍清晰可見佛像變化多端的造像風格、各具特色的人物造型及惟妙惟肖的面部神態。這種極高的藝術表現手法是以往佛教藝術品中少見的。

  北魏晚期--東魏 背屏式佛菩薩三尊造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02. 時間跨度長,反映不同時代風貌

  這些造像時代跨度從北魏至于北宋,以北朝作品為多數,即以北魏晚期到東魏、北齊時代的作品為主流。造型豐富多樣,體現了不同的時代特征及演變歷程。既體現出北魏后期從“秀像寬衣”到“薄衣顯體”的像型變化,也體現出畫史上著名的“曹衣出水”樣式,還表現出明顯的“青州特色”

  玄學作為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主要哲學體系,對當時的服飾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服飾上追求仙風道骨的飄逸脫俗,形成獨特的褒衣博帶之勢。這些佛像的服飾也體現出這種樣式特點。

  從北魏清瘦到北齊圓潤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03. 繪彩、貼金

  南北朝時期,石窟造像大規模興建,無論石雕還是泥塑,均繪彩貼金,而石雕未經掩埋者,色彩早已脫落或者風化,唯有龍興寺造像經過窖藏,仍有成批品作品保留了彩色和金箔,讓今人仍能得瞻當年的富麗,彌足珍貴。

  這些精心彩繪的造像,猶如一個個艷麗多姿的真實人物形象,確能起到震撼人心的藝術效果。這些造像顏料經過一千余年,很難保存,在專家的指導下,青州博物館的人員經過多年的辛苦,將這些顏色全部清理出,而且全部保存住。有幾尊造像頭部和胸部貼金全部保留住,更是不可多得的的珍品。

  北齊 思惟菩薩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04. 彩繪+雕塑的盧舍那法界像

  龍興寺佛像中還有數件“盧舍那法界人中像”,在佛身上的袈裟上,還繪有圖畫。這些圖畫有說法、飛天、地獄圖像等等,這種特殊的將繪畫與雕塑兩種藝術形式相想結合的方式,出新創異,極為罕見,讓人嘆為觀止。

  龍興寺出土的這幾尊法界人中像,畫面保存的更為清晰,這些精彩的畫面,以往的佛教考古中從未發現,這也足可以證明,龍興寺在當時是“東方之甲寺”,只有這東方之甲寺,才有充足的財力和技藝制作這樣精致而貴重的佛像。因此,這幾尊法界人中像應該成為我國佛教藝術品中的極品。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袈裟胸部位置的繪畫圖案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05. 青州地方特色

  龍興寺佛教造像顯露出了一種非常獨特的個性。那豐富的面部神情,甜蜜的微笑,飄逸的衣裙,活靈活現的護法龍,那含苞的蓮花,都表現出與傳統北朝造像不同的一種藝術特色,這種藝術特色我們可以認定為地方性的特色,即以青州為中心的山東北半部的地方性特色,青州,在北魏初期的近半個世紀屬于南朝宋統治,而沿黃海、東海自古就有一種特殊的文化交往,所以青州地區將南北特色融合,保存了不少南方特色,如“秀骨清像”和“曹衣出水”等等。

  東魏 貼金彩繪佛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三、細節欣賞

  這批造像形制有背屏式造像、造像碑、單體圓雕佛像、單體圓雕菩薩像、羅漢像、供養人像等。造像大部保留彩繪和貼金。彩繪的顏色有朱砂、寶藍、赭石、孔雀綠、黑白等顏料。貼金部分主要為佛像皮膚裸露部分。

  01. 背屏式佛菩薩三尊造像

  這批出土的造像中,背屏式造像最具特色,最高的達305厘米,小的僅50厘米左右。背屏頂部為飛天和火焰紋;下部為主體造像,有的為一尊,有的三尊、五尊,以三尊最多(一佛兩菩薩組合)。主尊多彩繪佛立像,面相較長,嘴角含笑;左右各一位脅侍菩薩,面相清秀,長眉,嘴角上翹呈微笑狀。

  北魏永安二年 韓小華造彌勒像 石灰石質,通高55厘米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鋪造像是十分典型的北魏風格,表現出鮮明的士大夫所欣賞 魏晉風度。佛和菩薩面相清秀,身著北魏晚期傳統的褒衣博帶裝,略顯厚重,體型已經開始趨向豐滿。佛和菩薩身后刻出了尖拱火焰形身光,身光后部兩側是日神和月神。這是比較特別的一鋪佛像,主尊是彌勒佛。

  主尊彌勒像和碑刻拓片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右脅侍與左脅侍菩薩 基座正面拓片書“樂丑兒供養,韓小華供養”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日神、月神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永安三年 賈淑姿造佛菩薩三尊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鋪像服飾的細部刻畫已經開始簡化,體型也豐滿了,面部已看不到北魏的秀骨清像特征。

主尊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太昌元年 比丘尼惠照造彌勒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典型的秀骨清像風格,褒衣博帶服裝樣式,飛天動作瀟灑表情喜悅。

背面碑刻拓片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 背屏式佛菩薩三尊造像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三尊像表面保存有較多的貼金和彩繪,而主佛身后的頭光與背光,菩薩身后的頭光,都采用了雕刻與彩繪相結合的方式制作。

  主尊佛像

  北魏晚期到東魏 背屏式佛菩薩三尊造像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鋪造像以異常夸張的手法,著力表現上流社會流行的清秀、瀟灑的審美時尚。佛和菩薩的頭身不成比例,頭大反襯的身體更加瘦弱。身體的表面和身后充滿裝飾趣味。

主尊佛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脅侍菩薩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到東魏 脅侍菩薩像局部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東魏天平三年 尼智明造像主尊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東魏 背屏式佛菩薩三尊造像 主尊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是龍興寺出土的體量最大的一尊佛像。表現的東魏特征也比較明顯,如佛的面相方圓豐滿,具有豐壯的體型。體現了北魏向北齊的過渡。

  北齊 背屏式佛菩薩三尊造像 右脅侍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尊北齊風尚明顯,面相豐滿而胖圓,體態豐滿,服飾簡化。

  02. 佛造像

  單體造像高的近200厘米,小的僅20厘米。有的袈裟長裙等垂紋遍身,有的簡潔無紋。佛像以釋迦牟尼和彌勒造像為主。佛面圓,眉彎、鳳眼半睜,嘴上翹。早期多博衣寬帶,到北齊時一類身上著起棱垂紋袈裟,面長額平,顴骨較高,一類著淺線袈裟無任何線條身軀光潔,面圓頂尖,顴骨低

  北魏晚期到東魏 佛立像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佛像頭頂有高肉髻,表面有細密螺紋,面相方圓清秀,五官寬大,褒衣博帶,屬于北魏晚期的風格。

北齊 佛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佛頭頂肉髻低平,面相豐滿,雙目微睜,嘴含笑意,身軀豐滿,顯得粗短。衣紋陰刻,可以看到印度笈多藝術在北齊的改造。

北齊 佛立像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佛像 螺發高髻,眉清目秀,面帶微笑,手施無畏與愿印,著田相通肩袈裟。面、手、足保留貼金。衣服彩繪的工藝考究,使整件佛衣光彩奪目,熠熠生輝。

北齊佛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面相豐滿,雙目下視,含有笑意。身型窈窕,著力刻畫了細腰寬胯。體現出北齊與笈多藝術的結合。

北齊佛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一件十分獨特,他的身材短粗,矮胖,面部胖大,閉目含笑,可以看出北齊在接受笈多藝術時所做的嘗試。

北齊 佛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齊 佛座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到東魏 佛頭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齊 佛頭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一尊尊神奇的佛像是溝通現世眾生與佛祖之間的媒介。在寧靜的神態之中顯露著內心的喜悅與慈悲,達到了完美的藝術境界,堪稱精品,令人嘆為觀止。

北魏晚期到北齊 佛足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03. 菩薩造像

  菩薩像比佛像的程式化要小,往往都雕刻的極為精美。有一些甚至可以認為是當時現實生活人物的再現。菩薩由用繒帶束發,發展為頭戴寶冠。面相由清瘦逐步豐滿,眼由半睜到微睜,面部由童稚氣到穩重,或微笑,或祥和虔靜,千姿百態,出神入化,都生動感人。有的菩薩身上披金佩玉,大部分保留彩繪和貼金。

  這些菩薩像代表了不同時期的風格和形制,特別是北齊的形象塑造,除了注意外形的優美,更注意人物內心的表現,祥和的顏面,在寧靜含笑中,體現菩薩心腸,體現內心的美,外在與內在達到極致的和諧。

北魏晚期——東魏 菩薩立像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件菩薩像很顯著的特點就是以圓形項光與貼近身體的身光的結合,綜匯成像后的光飾,而不是常見的舟形。菩薩笑容鮮明,眉眼細長舒展,沉思而喜悅的神情浮現自如。衣飾顯出早期樸素的特色,刻工精致。

北魏晚期——東魏 菩薩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東魏 菩薩半身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東魏 菩薩頭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東魏 菩薩頭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齊——隋 菩薩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此像對體現青州菩薩高超技藝尤為得力,對造型的把握尤為到位。僅右手臂殘缺,大部分完好。此像全身比例合度,項飾與垂珠瓔珞等刻畫細致,給人以十分潔凈之感,肅凈而豐麗。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側面更能顯示出造型的功力與美妙。沉靜的表情與端立的姿態非常協調,寫實的作品洋溢出安謐的氣韻。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面部的雕造沉靜而高貴,技藝高超。明凈的額頭,舒展的雙眉,微閉的眼目,挺直修長的鼻梁,精妙的嘴唇,圓潤的脖項,都將雕塑造型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眼睛、鼻子、嘴巴刻畫精微。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側面線條更能看出造像的神韻。

  四. 盧舍那法界人中像

  在這批造像中,有幾尊造像的袈裟上畫有許多人物故事,這就是極為珍貴的“盧舍那法界人中像”,此種像確實存在,但極為稀少,現存多為石窟的壁畫、雕刻,而在單體圓雕佛像袈裟上繪畫則更為珍貴

  這種人中像上繪制六道圖的造像,之前僅見于臺北故宮博物院出版的《雕塑別藏》一書中的一圖,青州這些人中像與臺灣那尊構圖一樣,且畫面保存的更為清晰。從這些畫面中我們可以看出這尊法界人中像創作者高超的水平。這樣精彩的畫面,以往的佛教考古中從未見過。

北齊 盧舍那法界人中像圓雕立像 貼金彩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件人中像上繪有很多界格,界格內與界格之間的空隙都繪出了不少精彩的圖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是盧舍那佛右肩部界格之空隙內的畫像。三位胡人描繪的均很生動。線條簡練,方寸之間,胡人形象活靈活現。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這是盧舍那人中像胸口正中的佛說法圖像。

北齊 盧舍那法界人中像圓雕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是此類造像中最為精美的一件,繪畫技藝水平高超,實屬罕見。佛胸口繪畫為佛說法,線描顯示了精到的功力。全圖色澤高貴華麗。

  05. 羅漢、飛天

  背屏式造像除了注意佛與菩薩的塑造,還注意頂部飛天和蓮臺下的裝飾處理。飛天兩兩相向,面部清秀,裙擺飄揚,動感極強,飛天手持托缽或器樂,姿態輕盈靈動。

北魏晚期——東魏 造像局部 高浮雕飛天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太昌元年 比丘尼惠照造彌勒像局部 飛天 天龍 化佛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到東魏 造像 伎樂 飛天 化佛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魏晚期到東魏造像局部 托塔飛天 伎樂飛天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唐 造像局部 三個人物為怒目武將,可能是護法之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唐 石雕力士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唐 佛與菩薩淺浮雕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宋 女頭像 陶質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宋 羅漢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北宋 女頭像

三佛圣地: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青州笑」

(內容來源:《青州龍興寺佛教造像藝術》校稿:何良慶 如有侵權請私信編輯處理!)


【青州_青州旅游網_青州旅游攻略_青州酒店_青州美食_青州景點_青州古城】

歡迎關注青州旅游網官方網站及微信公眾平臺獲取更多旅游資訊

www.klyomvh.com.cn

旅游.jpg

qq麻将有红中麻将吗 福彩36选7中奖规则 黑龙江6+1预测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精准一尾中特怎么区别 股票实时查询 快乐双彩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代客理财 山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三肖必中特管家婆405 广西11选五今天走势囹 p2p理财平台哪个好 重庆时时全天开奖软件 广东11选五单期计划 配资公司l鑫配资 甘肃泳坛夺金中奖规则